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绿博农业网 >> 穿心草

合作社异变违规吸储变相放贷泛滥庐山蕗蕨

发布时间:2022-06-25 17:10:28

合作社“异变”:违规吸储变相放贷泛滥

资金互助组织在欣欣向荣的同时,问题也随之而来:身份不明、违规吸储、变相发放高利贷、农民资金被挪用等状况不断出现。

河北邯郸广平县伟光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法人跑路,卷走资金1.4亿多元。随后,山东临清市东旭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发生跑路事件,涉资2000多万元。5月份,同样是河北邯郸,馆陶县正信合作社负责人跑路,涉资上亿……今年4月开始,发生在冀南鲁西一带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大批倒闭事件,经过几个月的发酵,已在当地无人不知。

由最初的农民互助组织,到立法明确支持的市场实体,农民专业合作社近几年遍地开花,但由于监管空白,合作社逐渐被扭曲。身份不明、违规吸储、变相发放高利贷、农民资金被挪用等问题随之而来。一旦实体经济下行,风险控制薄弱的合作社就很容易陷入资金链断裂和崩盘的局面。

这也引起国内金融界的高度关注,对于民间金融的野蛮生长和变异,以及深层次的县域高息揽储融资平台的风险,依然还在讨论和思考之中。而问题的答案,或许就在一个个“崩盘”的合作社样本之中。

高出银行5倍的利息

8月18日,记者来到位于邯郸馆陶县城新华路上的正信合作社,看到大门紧闭,两层楼早已人去楼空。一层悬挂的牌子是“正信农副产品购销合作社”,二层则是“信诚投资有限公司”。

在之前信诚投资公司的宣传资料上,两家关系被表述为“信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掌控着包括馆陶县正信农副产品购销服务专业合作社在内的数家公司”。

据了解,信诚投资公司总经理崔焕廷(音近),兼任正信合作社理事长,而信诚投资公司董事长任志广是正信合作社发起人,也是幕后操盘手。

之前盛传的“跑路”者正是崔焕廷,而他实际上早已被警方控制,当地警方对此表示 “无可奉告”。

正信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7月,其业务范围为“组织采购、供应成员种植所需的生产资料;组织收购、销售成员种植的产品;引进成员种植所需的先进技术”。这家被称作“馆陶县最正规的合作社”在民间颇有口碑,在其很多活动中均有地方政府官员出席,这一切都给当地农民以强烈的信用信号。

在馆陶县伴导村,当地村民谈到入资正信的好处时:“可以免费安装有线电视,免费领取一季的小麦或玉米种子,每年的利息是15%”。据了解,伴导村入资正信的农户大约有100户,一般为每户1万元,多的10余万元。村民直到现在依然不能释怀的是,为什么比别的合作社利率低不少的正信也会出事?

记者调查得知,馆陶县大大小小的合作社有上百家。据《河北日报》3月份报道称,该县已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176个,覆盖了种植、养殖和农事服务等领域,入社农户年均增收15%以上。而多数合作社的利率要高于这个数字,有的达到每月2%。

据当地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由于进行农村信用社改革,为此清退了大批文化程度不高的原农村代办员,可这些代办员手中依然掌握着大批资源,在村民中拥有较高威望,很多村民存款时也会习惯性地找到他们。于是合作社成立之初就直接利用了这个庞大而有效的群体进行揽储。另外代办员之间也存在竞争,“听说谁家挣了钱,代办员提着油就上门揽储了。”

馆陶县多家合作社都存在这种多级代理代办情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成本和利率。“这种情况在邯郸地区司空见惯,在河北其他地区也存在类似情况。”

“合作社”外衣下的“高利贷”

而对于正信合作社的资金流向,当地流传多个版本:房地产、矿山、股市……甚至少部分流向了地下赌场,更有市民信誓旦旦地认为合作社老板本身就赌博。据了解正信的贷款利息从每月5%到每月10%。

“这已形成恶性循环了,多家合作社竞争,相互抬高利率。”有专家称,“制定利率要和实体经济的现实相结合,现在有几个行业的利润超过20%?要产生这么高的利润都如此困难,再加上资金运作成本,大部分企业根本承受不了。”

除正信外,其他小型合作社的放贷利息也不“逊色”,他们大多贷给了当地或周边地区的房地产和工业项目。有知情者向记者透露,一河之隔的冠县北馆陶镇的轴承工业园内,多家企业曾因效益不好未能及时还贷而被暴力索债——某合作社雇用大批社会人员乘坐几辆卡车过河要钱并大打出手,事后多名嫌疑人被逮捕,在当地轰动一时。

据了解,馆陶一半以上的合作社都在从事“高利贷”业务,2010年年底开始萌芽,到2011年已经遍布全县,发展的速度成为邯郸的一个神话,更让馆陶人自豪的是豪车密集度超过了石家庄,在只有6万常住人口的小县城,不乏保时捷卡宴、捷豹、路虎、英菲尼迪等奢侈名车,宝马和奥迪的数量更多。

正信在关门的时候,这个冀南最边缘的县城街道上发生了其他的变化,很多的合作社已经换了门头,原来的合作社成了现在的贸易公司、家居建材门市、建筑公司和装修门市。“因为很多小合作社的资金也来自正信,航母沉了,小船也就沉了。”

合作社的发展脉络

据了解,合作社在民间由来已久,最初是由于生产融资难,农民自发组建了资金互助组织,以满足内部成员生产、生活的资金需求。但由于缺少政策和法律上的支持,资金互助组织规模小,发展缓慢。

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引导农户发展资金互助组织;2006年年底,银监会出台了《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鼓励农村地区实行社员民主管理的社区性信用合作组织;2007年,银监会又印发了《农村资金互助社管理暂行规定》,并于当年将一些合作社转型为农村资金互助社。

一系列政策的鼓励,让资金互助组织这一草根金融有了“名正言顺”的勇气,很多地区都积极复制推广这一模式。资金互助组织也以多种形式蓬勃发展开来。

目前,我国的资金互助组织主要有3种形式:第一种是经银监会批准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农村资金互助社,已有50多个;第二种由财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在国家级或者省级贫困县开展的贫困资金互助项目,已达上万个;第三种是由地方政府批准或者是默许的,农民自发或者地区自发组织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主要分布在吉林、江苏、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已有5000多家。邯郸市大部分合作社就属于这一范畴。

但资金互助组织在欣欣向荣的同时,问题也随之而来:身份不明、违规吸储、变相发放高利贷、农民资金被挪用等状况不断出现,部分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出现了严重异化的现象,就像正信合作社所发生的那样。

“有的所谓资金互助合作社没有经过任何部门的批准,居然也挂出一个牌子,在大街上宣传利息比银行高,而它拿了钱就高息放贷。”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杜晓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此前在温州曾出现过类似情形。一些合作社为了赚钱,就用钱炒钱,打着合作社的名义非法集资和变相吸储,把款吸进来,又再放出去,形成了民间高利贷,最后导致出现各种问题。

地方政府批准了却不能有效监管,或者根本就没人管,让一些人钻了空子。

“其实,第一种和第二种组织形式,除非是运行管理不好,还没有出现高息揽储、高息放贷这种违规的吸储和放贷。”杜晓山表示,“而对于第三种形式——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很容易引发资金被挪用等问题。”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差异,正是由于监管不力导致的。

对此,杜晓山解释,前两者由银监部门或者扶贫办主管,而后者则是地方政府批准了却不能有效监管,或者是根本就没人管。

“一些人就是钻了监管不力的空子,打着合作社的旗号,挂羊头卖狗肉。”一位业内人士称。

“农村资金互助社”和“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虽然听起来很相似,也都是资金互助合作组织,却有很大不同。其中农村资金互助社由银监会批准,对发起人设立的条件、资本充足率和资产风险控制都有明确的规定,在监管方面很严格。

有关专家也曾呼吁,在一些省、市、县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已经有了一定程度发展的基础上,希望在国家或省级层面上出台管理性文件,以明确登记机关、业务主管部门、业务监管部门及其监管职责,建立健全监督管理体系,加强监管,规避风险。

“合作社应联合发展”

“按照《合作社法》,资金不可自行挪用并直接投资项目,只能贷款给社内农民,支持他们的项目开展。” 北京农信之家秘书长谢勇模对记者说。

北京农信之家是由被称为“农村资金互助社”之父的姜柏林发起组建,在国内多地推广资金互助制度并获得成功。

“根据我的观察,河北合作社很多都是非法融资走歪了,他们根本没想做合作社,就想做融资平台。”

谢勇模认为,公司是以资本为本,而合作社是人为本。合作社颇具一种社会主义互助色彩,主张劳动、公平等理念。“合作社分很多种,金融类合作社只是其中的一种。”

“像我们在农村做的资金互助,存款利息一般按照银行利率上下浮动10%,根据经营情况决定,一般为6%左右,不做固定承诺。”

“合作社应以社区为单位,这符合小农经济的特点,即使出现风险,也可以控制。”谢勇模说,“一般本乡本土的都互相知根知底,这就做到了信息透明,钱流向哪里也都明确,内部监督机制也容易做到,熟人社会的道德压力也无形中控制了风险。所以邯郸那些合作社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社,没有坚持社区制和民主制。”

对于合作社未来的跨区域发展模式,谢勇模认为应为联合制,“合作社主体和主体之间应是联合,而不是融合。因为超越社区之后,信息不对称,无法有效控制风险,只能搞联合。而邯郸很多合作社是金字塔机构,从总社到分社到代办点,根本无法进行民主管理和监督。”(来源:企业观察家)

北京治疗肾病医院哪家好

上海有哪些疤痕医院

不孕症医院哪个好

性功能障碍医院排名

上海新科脑康医院地址

巴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